您的位置: 首页>员工生活>文学天地>正文
机电公司王新尹散文——舍长
发布时间:2020-05-09 10:39:56 来源: 作者:王新尹 点击:

前些日子,我带着媳妇娃娃跑了趟延安黄龙县,去探望10年未见的大学宿舍舍长。

我上大学的班级有些奇葩,年龄最小的是一个1990年生的特长生,还是个女娃娃,年龄最大的就是我这个同宿舍、上下铺,1979年出生的舍长,舍长说,90后特长生应该管他叫叔叔,毕竟大她快一轮,所以,大学4年,我几乎没有叫过舍长的名字,因为我不知道怎么叫,叫名字,显得不尊重,叫大哥,我自己也难消化,毕竟叫了大哥,日后我便成了他的小弟,索性一直都叫舍长。最尴尬的是舍长比我们班主任还大两岁,所以往后的日子里,几乎所有人都叫他“舍长”。舍长把高三上了5回,他告诉我,第三回那一年因为“非典”,放假在家务农的时候拉架子车把腰给伤了,歇了一年,对于体育生来说,这是“致命”的伤。其余几次没考上,他没说原因我也知道,就是学习成绩差,我作为一名复读生,这个道理我明白。

我俩人生第一次相见当然就是在宿舍,2009年,9月的延安也还不冷,一双体育生标配的运动鞋,一条大红色的超短裤,黝黑的上身挂着一个粉红色的坎肩,唯一不搭的就是大背头上扣了一顶“西蓝花”色的帽子。一副标准的农村“杀马特”造型展现在我面前时,我就来了神儿,好像我天生也就该做思想政治工作,一通劝说下,舍长才把帽子卸下来锁到了柜子里。舍长说,那身衣服是他妈赶镇上的集,专门给他买的,就怕被城里的同学看不起,没想到,穿上之后倒闹了笑话。遗憾的是自那天以后,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的那顶帽子。

舍长是陕南商洛人,从小家里光景就不好,一家老小除了耕地以外,就靠他爹割漆卖来的钱生计,到了放寒暑假,他也会跟着他爹一起去割漆。他说他陕南老家有一种漆树,用砍刀把树砍条缝,树里面的黑漆就会慢慢流出来,这种漆在他们当地是用来给棺材上刷的,当地人也很讲究,刷棺木的漆,不会在市场上买调和的,只用这种原始的。但这种漆树生长在深山里,每次去割漆都是后半夜往山里走,还必须穿着用竹片特制的“铠甲”,因为普通衣裳会被深山里的植物划烂,而且天不亮就必须开割,这东西搁不成,迟了,怕赶不上周围的集会。

上大学的日子里,是舍长最幸福的时光。那会儿上完大课,我们总是三三两两组团去网吧,第一次带舍长去,他没有办卡,坐在我边上,看我登录QQ,看我往MP3里下载歌曲,我要加他的QQ,他说没有号,我帮他注册的时候,他问我上一个小时网得花多少钱,我说一个小时两块钱,他感叹,两块钱能买多少个馍馍!提到这事,我就恶心,后来他打零工赚来的钱都花到网吧了,天天聊QQ,把QQ空间拾掇的花里胡哨的,也不知是不是QQ的原因,反正他现在娶的媳妇就是在网吧用QQ聊上的。

大二那一年寒假收假后,舍长有两个月没有回来念书,学校和我们都联系不到他,QQ也联系不到,那段日子,挂了四科的我也不好过,天天被班主任拿来当反面教材震慑着我们班还有同系其他班的同学。打那以后,我的名字在整个学院也算是能摇的上号的。直到那年五一过后,舍长拖着一条受了伤的腿回来了。他说,他又跟着他爹打工去了,不一样的是,以往都是在山里割漆,这次出了趟远门,出省了。同村的人介绍他父子俩去山西一个小煤窑挖煤,那边的老板按量计价,按天结算,工价大,就是费人。炮采后,他父子俩跟搭档们一起把煤往出拉,等于挣的是下苦钱,过了一段时间,工长让舍长放炮,受伤也是因放炮,被落煤砸伤了。父子俩几个月下来,挣了好几万,他说自己这段挣大钱的辉煌事迹的时候,也是我第一次对煤矿有概念的时候。现在想想,我俩同样面对过煤矿,不一样的是,他曾经在小煤窑挖煤,而我后来所在的是大型现代化矿井,智能化无人开采。

上个月,我往黄龙县看他,是因为媳妇又给他添了个娃,舍长高兴也犯愁,高兴的是他儿子多个妹妹,自己多个“小棉袄”,犯愁的是,媳妇教书没时间管娃,他没有正式的工作,一直在家带娃,现在带完老大带老二,着实很累。10年后再见舍长,他的衣裳跟大街上40岁的男人们没什么差别,10年间,变化了的,还得从头上说,原来的大背头已不复存在,现在留着个“地中海”式的头型我想也不是他愿意的,只是10年前的那顶帽子,在现在看来,除了颜色不对以外,现在戴起来也没啥不好。在他家,我也看见了桌上摆着的保健品。他说毕业后的10年,开过凉皮店、承包过苹果地、在媳妇所在的学校当过保安……今年家里添了丁,他说往后当个专职奶爸。他还说他今年的梦想是买一台五菱宏光小汽车。

走时,舍长给我拿了两小罐蜂蜜,他说我抽烟,喝蜂蜜对肺好,我说,对肺最好的是不抽烟,他没说啥,执意往我手上塞。舍长说,在煤矿工作千万注意安全,他说这个话,我也没插嘴,我觉得有些印象你不必去改变。

回程的路上,往事历历在目……

他彪悍的体格,护佑着我在大学四年间除了成绩外,各方面顺风顺水。

没钱花的日子里,我俩在学校食堂开设的扶贫窗口,吃了一个月的“救济面”。

我挂的四科,其中有两科是他买了两个西瓜找的辅导老师才得以“解决”的。

他在“跳蚤市场”花5块钱买的一双38号女士二手拖鞋,我俩换着穿了四年……

“提着昨日种种千辛万苦,向明天换一些美满和幸福”,车里响起周华健的《风雨无阻》,好像在替我祝愿舍长,愿他今后雨过天晴。(作者单位:机电公司)

友情链接:

版权所有:手机赚钱方法(最快的赚钱方法)
地址:陕西省黄陵县店头镇   邮编:727307 技术支持:黄陵矿业信息中心
Copyright(C) 2011 Huangling Mining Group   E-mail:txzx@gqtyn.com

陕公网安备 61063202000102号   陕ICP备案05006082号-1